蔡英文过境美国能累积政治能量?


蔡英文再次前往美国。这就是为什么蔡英文上任后再次以访问“朋友”的方式在美国进行技术转换的原因。华夏经纬。官方10日发表了对台湾老牌媒体任林的评论,指出蔡英文可能已经做出了如愿去美国的一厢情愿,但不幸的是,就在蔡英文离开前三天,美国国务院批准了武器销售案例总额超过22亿美元。很难不想象蔡英文举办舞台。海湾人民的税收将向美国人挥舞尾巴并求饶。

文章摘录如下:

有些学者比较了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和蔡英的争议性访问。前者刚刚从上海参加了双城论坛,并会见了台湾办事处主任刘结一,而后者则曾在美国度过了四个晚上的旅行和回程。谁能为明年的选举增添柴火?

客观地说,柯文哲的上海之行,柯仍然是关于“两岸家庭”的问题,并没有重大突破。柯文哲的上海和昆山之行没有突破性的奖金效应。柯文哲没有加分,也不意味着蔡英文“过境”美国有更高的表现。事实上,从马英九到蔡英文,借用美国“过境”的机会,满足美国官员的行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更不用说外交突破了,与过去没什么区别。除非美国想要正式与中国大陆相提并论,否则它不会轻易打破其“一个中国”的最后防线。

此外,当中国大陆庄严要求美国“不允许”蔡英文“过境”时,美国立即重申“一个中国”的外交政策没有改变。显然,为了解除蔡英文的英语声音,美国不会冒犯中国大陆。相反,中美贸易战正在上升。 20国集团结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立即停止对从中国大陆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显然,美国人似乎在苦苦挣扎,但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仍然不想对中国大陆怀有敌意。

更关键是,美国国务院在蔡英文“过境”前宣布批准了战车及防空飞弹等二项军售。很难不让台湾人民联想到,蔡英文是否又动用了全民的税金向美国人缴交了“买路财”?一味着向美国寻求政治能量来替自身明年的选情助攻,但耗费的却是全台湾人民的资源,恐怕不是台湾民众所乐见的。蔡英文选前频频制造“过境”美国的机会,恐怕也无法替自己加太多分,反而遭致反对者的抨击。

相较于蔡英文斥资“买路财”为自己的选举争取“过境”美国,国民党2020参选人郭台铭没有花纳税人的任何一毛钱就可以进入白宫,还以企业家、投资人的身分见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表面上看似比蔡英文高明许多。

不过,郭台铭也不用太得意,因为“特郭会”能够成局的前提是,当时郭台铭的身分仍是鸿海集团董事长,是能带着现金去美国投资的;特朗普基于带动投资、创造就业机会的前提,以及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幻想,特朗普才会见郭台铭的。假若郭台铭真的成了台湾地区领导人,不仅进不去白宫、见不到特朗普,连华府都到不了;因为,“过境”美国的惯例是华府以外的城市,而且这已是自以为高高在上美国的最大“恩赐”了。

事实上,盘点一下台面上有意角逐2020大位者,几乎都已替自己创造访美机会,但人人有机会,未必个个有加分。例如柯文哲今年3月以城市交流为借口,走访美国华府、纽约、波士顿、亚特兰大等四个城市,结果原本宣称要参访国会大厦、五角大厦等行程都被取消,并被纽约市长“放鸽子”,访美成果不如预期,连柯文哲本人也只能悻悻然的自评访美表现“只是及格而已”。

合理揣测,柯文哲大概也是今年3月访美成果未如预期,以致于迄今都不敢对参选2020大位“松口”。当然,7月的上海之行未获得突破性的进展,也是其踌躇不定的原因。

同样的,韩国瑜也赶在今年4以“演讲”及“招商”为由出访美国,但除了在硅谷拿到一张投资高雄1000万美元的“意向书”,也没有任何具体成果;还因出言不逊得罪了中国大陆网友、临时爽约惹火了台籍科技菁英。显见有意参选2020者,总是想着去美国“镀金”,简直异想天开;不仅难以获得美国人的保证,更无法获得台湾人民的认同。

回头检视蔡英文,本次出访美国也不知道会不会出卖更多台湾人民的利益,向美国做更多的承诺或让步,例如私下协议若连任进一步开放“美猪”等等;也因此,部分台湾人民对蔡英文出访美国是“无感”甚至是“厌恶”的,恐怕还很难帮蔡英文累积什么了不得的政治能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