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行业开启千亿级市场 正畸医生急缺


每位记者张艺银编辑张海妮

“我认为是时候了。”当被问及私营企业的爆炸性时期时,Sund阳光牙科的创始人周延恒对记者说《每日经济新闻》。在Sunde阳光口语成立之前,周彦衡是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口腔正畸学教授。他总结了他将Sund的Sunshine Oral建立为“一个想要在公立医院外建立名人口腔的医疗系统”的初衷。

目前,公立医院外的口腔保健医院已经上升:泰康百宝口腔和基恩牙科等私营连锁医院相继建立。同科医疗(,SH)和其他A股公司已经由牙医在口腔医学方面取得了高调的进步。有无数的口腔诊所和牙科诊所。

黄金市场的需求爆发

在这个口头相关的业务中,入侵者正在瞄准一个大“蛋糕”。

平安证券今年3月发布的特别口头报告显示,牙科行业近1000亿元,即将迎来黄金时代。 2017年,中国口腔医疗服务市场规模达到931亿元。从2012年至2017年的复合年增长率来看,口腔保健为16.22%,而医药制造业仅为9.36%。

值得注意的是,支持近1000亿牙科护理市场的市场不是“拉,镶嵌和补充”业务,而是典型的高价值项目,如牙科植入物和口腔正畸。平安证券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在消费升级下,种植和口腔正畸是牙科行业的两个金矿,潜在的市场规模可达2000亿元。

事实上,口腔正畸学正成为大多数私人牙科机构的重要业务。同科医疗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正畸医疗服务实现营业收入1.52亿元,同比增长24.24%,占主营业务收入的近20%。

从赛德阳光牙科和泰康宝博牙科等多家连锁医院的官方网站上可以看出,官方网站上正畸业务的相关介绍并不突出。

周艳恒分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于近年来中国的人均GDP已经发展到一定水平,每个人都开始关注口腔健康。许多中等收入群体也有牙科需求。牙科治疗是技术性的治疗过程中,国家也在倡导技术下沉,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医疗资源从大学和公立医院到社会,结合社会资本来开设医疗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口腔医学行为不同,口腔正畸学似乎具有一定的“医学美容属性”:它不仅影响牙齿,还影响面部骨骼和颌面神经的平衡和协调。标记为“变得美丽”。

目前,像许多在线红色产品和医疗美容项目一样,“正畸”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在社交网络上“销售”的医疗美容产品。 “穿着牙套有什么感觉?”诸如“外观变化”等讨论是智博和微博等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而小红术的口腔正畸学经验也是无数的。市场对口腔正畸的需求似乎正在逐渐消退。

平安证券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中国正畸市场约为250亿元人民币。从长远来看,潜在的空间可以达到2000亿元。 20至34岁成人口腔正畸的市场空间约为5至19岁青少年的1.44倍。

竞争激烈的赛道难以运行

市场需求的觉醒也推动了中下游产业的发展和资本参与的积极性。

记者注意到,在过去的一年里,口腔医学领域发生了超过1亿元的融资。例如,泰康百宝口服已从泰康保险集团获得20.62亿元的战略投资;美威牙科从陈茜之志获得300元A轮融资;服务于牙科医疗机构的平台供应商“Bondente”完成了数亿元人民币。 D轮融资。

在这方面,大邑资本董事长王文波告诉记者,随着老龄化行业的老龄化,医疗行业将高速增长。 “医疗行业一直是资本关注和布局的重要产业。其中,口服药是一种精细分子产业,市场化程度相对充足。是过去两年的热门投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牙科诊所的投资门槛并不高。开设个体牙科诊所的梁博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他所有的牙科诊所都有五个诊所,一个手术室和一个技术室。资金投入约300万元。

较低的投资障碍加上医生多练习系统的“松散”,催生了许多个人牙科诊所。《2018年口腔连锁行业报告》据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所有正规牙科机构中有20%为公立机构,0.6%为连锁专科医院,6%为连锁诊所,其余73.4%为个体牙科诊所。

个别牙科诊所的直接结果是私人牙科机构没有领先的口腔医疗品牌,三线和四线城市的小型口腔诊所给牙科连锁企业的沉没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与此同时,各种连锁牙科机构的商业模式也各不相同。例如,美威牙科采用“商业伙伴”模式,与区域优质口腔品牌携手,为自己的品牌赋权,实现品牌的个性化发展。其品牌的管理问题受到了消费者的批评;而泰康百博的口头管理已通过直销在全国范围内安排,但这种“重资产模式”使其链接过程变慢。

竞争比想象的更激烈。除了新兴的牙科医疗机构,Ali Health和New Oxygen等平台也进入了市场。

去年9月,阿里健康与其在牙科领域的矫正品牌合作,建立了口头内容的在线平台。早些时候,Ali Health向牙科诊所敞开大门,将上游和下游的行业连接起来。新的“氧气和美容”新氧气也在今年切入牙科领域,吸引了超过一千家口腔医疗机构。

泥沙行业的医疗行业正在等待测试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市场,基金和机构已经到位,但口腔医疗行业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医生供应不足。作为口腔医学领域的核心资源,目前中国每百万人口的牙医数量仅为137,远低于发达国家500至1,000的水平。

细分为口腔正畸学领域,医生资源更为罕见。周彦衡告诉记者:“口腔正畸学是口腔领域最专业的分支。正畸医师需要五到六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从本科到硕士和博士学位的培训。可怕的医生。”

与此同时,周延恒表示,目前数字化正畸技术的普及对牙医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以隐形矫正为例,根据我的经验,需要一到三年的系统学习和训练才能成为真正的隐形矫正技术。如果你是一名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全科医生,我认为(训练)会采取长“。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正畸行业中没有统一的标准来衡量正畸医师的专业程度。只要有医生的执业证书,它就可以用作正畸医生。一些开设口腔正畸学项目的医疗和化妆品机构仍然是“销售”水光针,无皱针和其他医疗产品的旧方法。患者的第一次正畸治疗是机构顾问,而不是积极的可怕医生。

8月19日晚,记者作为病人咨询了医疗或美容机构的正畸项目,并试图了解正畸医生的基本实践信息。但是,相关客服并没有对医生的资格进行任何介绍,而是反复说服记者前往该机构进行诊断。但是,当记者询问是否应该与相关医生进行预约时,客服人员表示咨询是由机构顾问进行的,医生需要联系医生。

周彦衡强调,口腔正畸是一种医学实践,医生是治疗的主体。 “在隐形口腔正畸学的情况下,这种技术只能由医生诊断和设计。因为在移动牙齿的过程中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正牙医生需要依靠他的经验来做出判断和纠正。公司直接在商场。让消费者扫描口腔,然后制作供消费者使用的器具。这种正畸模型带来各种医疗风险,如牙根和牙周治疗,“周延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