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券商获主做市商资格 上市基金做市效果仍有提升空间


券商为上市基金做市积极性不高。

券商业务非常多,负责为上市基金做市的自营部或者衍生品部,需要完成一年8%的收益,而即使交易所将全部交易佣金返还,也未必能达到考核要求。券商相关部门宁可将精力放在股票投资上,集中做好其他的衍生品策略。

中国基金报记者 陆慧婧

上交所上市基金流动性服务业务指引修订已半年有余,一批券商获得了交易所评定的主做市商资格。谈及上市基金做市商分类半年来的感受,多位基金公司人士坦言,交易所对于上市基金做市商做了很多工作,券商做市取得一定效果,但依靠基金公司佣金分成的模式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做市对于上市基金而言更多是润滑剂作用,基金规模能否做大仍然要取决于市场需求及整个生态体系。

流动性对于场内上市基金而言至关重要。交易所尝试多举措提升场内基金流动性,引入做市商制度正是其一。

2018年12月上交所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基金流动性服务业务指引》(下称《指引》),对已出台3年多的指引进行了修订。根据《指引》,多家为上市基金提供流动性服务的券商经过考核,分别获得了主做市商或一般做市商的资格。

8月1日,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国泰君安(港股)证券自2019年8月1日起获得上交所上市基金主做市商业务资格。今年1月17日,东方证券(港股)、方正证券、华泰证券和银河证券等4家证券公司率先获得上市基金主做市商业务资格,之后,又有中信建投证券(港股)、广发证券(港股)、招商证券(港股)、中信证券(港股)等一批券商获得主做市商资格。

除此之外,华安证券、西部证券、东海证券三家券商被上交所评为上市基金的一般做市商。

越来越多的证券公司获得做市商资格,而基金人士普遍感觉做市商业务并没有出现实质性的改变。“这几个月在和券商做市商部门的接触中,并没有看到做市商业务模式发生明显变化,更多的仍是依靠基金公司交易佣金换取做市服务。”一位基金公司指数部总监说。

“从做市商的需求方基金公司的角度而言,感觉差异不大。”华南一位ETF基金经理表示,交易所根据做市商的考核结果,将其分为主做市商和一般做市商两类,主做市商可能会给予部分的费用减免或返还。但对主做市商的挂单量以及盘面上的价差有额外的要求,一般做市商则没有这项要求。

上述华南ETF基金经理认为,对做市商而言,其中一部分盈利来自交易所返还的费用,不过目前做市商主要还是依靠基金公司。

区分主做市商及一般做市商之后,一般做市商也并非毫无业务可言。“基金公司一般情况下愿意与主做市商合作,但也不能理解为一般做市商的券商就完全拿不到业务。有些做市商对于每只上市基金,并不是都愿意按照交易所要求去做市,交易所的费用返还对成本的帮助比较有限。有的券商可能愿意对某些基金公司旗下产品积极做市,基金公司与做市商之间也可以基于此进行合作。”上述华南ETF基金经理举例,“例如,有些做市商看到盘面有卖单,就挂出买单,但是不会主动在盘面上挂买单,这类做市频率也许并不满足交易所要求,但基金公司不同规模和不同投资者结构的产品要求不一样,部分产品愿意接受这样的频率做市。”

券商做市效果仍有提升空间

“交易所一直在设法提升做市商业务效果,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出台流动性服务业务指引,召集券商相关的自营部门或衍生品部门开会,甚至将做市商服务与券商的整体业务审批做了一些软性绑定。不过,券商给上市基金做市的积极性一直不高,主要还是机制问题。”北京一位ETF基金经理坦承。

谈及券商做市积极性不高的原因,上述北京ETF基金经理称,首先,券商自身的业务非常多,一般都是券商自营部或者衍生品部为上市基金做市,券商总部对上述部门有收益考核的要求,例如部分券商要求一年收益需要达到8%,即使交易所将全部交易佣金返还,也未必能达到收益考核要求。券商的相关部门宁可将精力放在股票投资上,做好其他的衍生品策略。“相反,部分私募研发ETF交易策略赚钱,作为市场参与方,也为ETF提供了流动性,这样的做市效果反而更好。”

“尽管交易所规定,证券公司、商业银行、保险机构、信托公司、基金管理公司、财务公司等专业机构及其子公司以及交易所认可的其他专业机构均可申请成为做市商,但目前还没有私募基金拿到做市商资格。”上述华南ETF基金经理表示,只有交易所认可的做市商,在二级市场频繁的挂单撤单,才被理解为做市商所为,可能豁免交易所实时监管,否则有可能会被视为异常交易。私募参与ETF套利的行为可以增加ETF流动性,但是并不被认为是在做市。

一位券商人士表示,事实上,没有做市商资格,私募基金也不太敢大张旗鼓地去做高频交易。

谈及券商做市效果,上述华南ETF基金经理反馈,无论是券商还是基金公司,大家都在互相比拼市占率。因此,券商做市效果还可以。但他建议,可以引入部分运作规范的私募基金成为做市商,提供更多的选择,让市场更为有效。

基金规模取决于市场需求

针对如何提升做市商积极性以及场内基金流动性,业内人士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很难说是ETF等场内基金品种先有做市商还是先有需求,做市商在ETF需求没起来之前提供流动性,让ETF不至于因为缺乏流动性,规模逐渐萎缩。但ETF规模能否做大,还是取决于市场需求,做市商在其中起到的是润滑剂的作用,让产品规模增长更顺利一些。从这个角度说,做市商对ETF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一位基金公司投资总监称,提升做市商积极性最重要的还是提高报价要求,同时激励机制也要跟上。

上述北京ETF基金经理表示,做市的本质是“润滑剂”,有做市商当然更好,但ETF规模的扩大基础在于真实的需求。在他看来,最好的局面是,ETF本身存在真实需求,再靠做市商提升流动性,带动更多的真实需求,助力ETF规模进一步增加。“此前很多ETF上市一两年时,基金公司也是全力维护,但是一直不能获得真实需求,基金公司手上的资源也越来越少,有限的资源需要用到其他地方,最后只能将其放弃。”

“国内上市基金的做市商和国外不同,他们的收益来源更为多元化。国内做市商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全独立的考核机制,部分考核还与基金公司交易佣金挂钩。”上述基金公司指数部总监指出。

“从做市商制度及激励层面而言,交易所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工作。不过,做大ETF基金规模,是整个生态体系的问题。”上述北京ETF基金经理坦言。

本文源自中国基金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