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阳林作品研讨会在蓉举行


?

《四川在线新闻》(记者肖伟)省作协主席,着名作家阿来对他说:“一个传奇人物来自川北贫困村。他曾在四川新闻界工作,后来再次绑在一起。走进商业的海洋,自由游泳。但是,不管他的身份如何,他都有一件事从未改变:杜养林的执着和对文学的热爱。”

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厚强反复阅读他的最新着作《《落凤坡》》,称赞他为“乡村复兴协奏曲”。

“在我看来,他的《长风破浪渡沧海》是一本“追梦者”书,以昂扬而庄重的语气煽动读者的中庭,”着名评论家李明权说。

他是“新闻作家”杜杨林。

9月15日下午,由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四川省作家协会和四川省人民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杜杨林作品研讨会”在成都明宇草堂会议厅举行。豪雅大酒店。

杜阳林是《华西都市报》的首席记者,并赢得了许多四川新闻奖,中国新闻奖和长期的媒体经验。他为他积累并沉积了丰富的写作材料,并深深地爱着文字,使他通过缝制针迹创造了一些时间。他的“写作谱”非常广泛,他的作品涵盖了小说,散文和诗歌等多个领域。在这次座谈会上,杜养林带来了他献身的七部作品,包括小说《落凤坡》《龙鸣剑》《步步为营》《碧海剑心》;古代诗歌《历史的记忆》;散文《晨风暮雨》《长风破浪渡沧海》。

研讨会结束后,30多位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对杜杨林的作品,文学价值和社会意义进行了精彩的分析,并提出了相关的建议。据报道,该小说《落凤坡》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它的历史跨度长达32年。从1987年到2019年,故事的背景是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千年变化”。通过小说的小说,村底的明远秀摆脱了尴尬和贫困的环境,一步步走向小康的“物质增长”,是一个精神成长的故事,反映了小康的转型。整个中国乡村

杜杨林的最新杰作在研讨会上受到专家学者的关注。

李厚强直言《落凤坡》,他读了好几次书,感觉很丰富。 “《落凤坡》是乡村复兴的协奏曲。即使有如此多的夜晚和苦难,并受到命运的残酷怜悯,只要有决心要做好事,就坚定地渴望“五个复兴” ,而且有这样的国家。良好的政策支持和如此的热情支持,曾经被称为穷人的罗凤坡如何才能不改变其面貌,而走上幸福之路,走向“物质精神小康” ?《落凤坡》这是我们农村振兴的案例和教材。”

作家姜澜认为,对生活的尊重,对苦难的感激,思想的尴尬,对自然的关怀以及对自然的充分接受,构成了杜杨林散文的基本特征,也决定了杜阳林散文的流向。散文。 “向大地的叙事叙事”姜岚就是这样定义的。

姜岚说:“杜养林的新作品《长风破浪渡沧海》共57篇,分为6个系列,他几乎以散文编年史的形式完成了这本厚书的编排,包括他的成长史,阅读历史和职业生涯史也记录了他的理解史,思想史和思想史,这构成了他的命运年表,令人高兴的是,第一个系列《童眼观故里》和最后一个系列《人间草木深》,关于童年的叙述,首先是对生活品味的回顾,然后突然回头,所以人们,家乡和家园在螺旋状的身体识别中颤抖,这进一步加深了我对杜杨林的土地叙述的认同。”/P>

在研讨会结束时,杜杨林也致以诚挚的谢意致辞。他回顾了自己的创作经验。作为一个赤脚从四川山村出来的穷小男孩,他对写作的兴趣早在童年时代就萌芽了。杜养林在学习和工作时从紧张和充实的生活中获得了写作材料。后来,他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积累了20年的媒体工作,那些人和事,都成了杜养林的写作养料。 “我也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不愿将笔放下手中。为什么我必须最后继续写作?写作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是吗?正如贾岛在《题诗后》中写道:“三年的两个句子,一滴眼泪。看完书后,我感到非常抱歉。写作似乎是一个漫长的辛苦工作:有必要品尝一下苦涩才写出一百朵花的蜂蜜,杜杨林叹了口气。

如今的杜阳林,早已不需要用文字来维持生计,但他对写作仍然充满热爱,发誓永不放弃。“不管路途多么辛苦,遭逢多少坎坷,只要能一直写下去,我就不会停,更不愿意停。”杜阳林坦言,本次研讨会将成为他创作生涯的灯塔,专家和学者们中肯的意见,善意的批评,给了他前进的动力。

会议结束后,杜阳林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作为一名从事近20年媒体工作的“记者作家”,从写新闻到文学创作,杜阳林从未停止书写。他表示,接下来的写作方向,他仍将充分运用记者生涯所积累的素材,将那些铭记于心的新闻人物、新闻事件,用文学的方式进行“二次文学阐释”。对于他如此独树一帜的写作路线,省作协主席、着名作家阿来曾经给与力赞:“既有精准的新闻感,又具温度十足的文学性,且处处闪烁着哲理之光。”